企业新闻
行业动态
前沿技术



如何应对当前变异伪狂犬疫情的威胁

如何应对当前变异伪狂犬疫情的威胁

——“及时调整免疫策略,探寻有效防控方案

科前生物技术服务部  吴成龙   王滇   汤细彪   胡睿铭

猪伪狂犬病(PR)是由伪狂犬病毒(PRV)引起的一种急性传染病,主要以种猪繁殖障碍、新生仔猪急性死亡、断奶-育肥猪莫名发热和呼吸道症状为主要临床表现,已成为猪场重点防控的病毒性传染病。20世纪80年代,该病在我国大面积暴发流行,给国内养殖业带来严重损失。随着伪狂犬疫苗的广泛应用,该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在国内一直处于平息状态。但自2011年以来,猪伪狂犬病卷土重来,先后在全国不同地区暴发流行,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和深刻反思。“伪狂犬病毒是否发生变异或毒力增强?”,“猪伪狂犬防控方案是否出现漏洞?”,“传统疫苗还能不能提供有效保护?”等种种猜测一直在业内流传,笔者所在实验室近年来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并相继从临床分离到三十多株伪狂犬新变异毒株,其研究结果和数据分析为猪伪狂犬疫情再发找到了佐证。针对猪伪狂犬病流行新形势和发病新特点,结合临床疫情处理和成功防控案例,及时调整免疫策略,探寻一种更为有效的伪狂犬免疫方案,在当前变异伪狂犬阳性感染场或受威胁场推广应用中显得尤为重要!

1.      猪伪狂犬病的新流行

1.1流行背景

201110月份,首先从黄河以北养殖密集区域开始,疫情从北向南蔓延开来;20123-11月在华北、华中、华东形成长时间、大面积的伪狂犬疫情暴发流行;20134月开始,疫情扩散至南方多省,以广东、广西最为突出;20146月份以来,云、贵、川、渝等西南地区部分规模化猪场伪狂犬野毒感染率明显上升。根据华中农大动物疫病诊断中心疫情监测数据,大面积的伪狂犬暴发疫情似乎逐渐趋于稳定,但伪狂犬gE野毒阳性感染率还在持续上升,猪场在防控伪狂犬病上压力巨大,丝毫不能松懈!

1  2010-2015年伪狂犬gE野毒阳性感染率统计

(引自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疫病诊断中心检测数据)

1.2最新临床表现与病理变化

在此次伪狂犬疫情流行中,猪伪狂犬病的临床症状出现一些新的表现:1.母猪妊娠中后期发生整窝流产、产死胎、白胎,母猪产仔数减少;2.15日龄内新生哺乳仔猪出现口吐白沫,转圈、抽搐、尖叫、四肢划水等神经症状,发病24-36h死亡,死亡率高达100%3.育肥猪出现莫名发热和呼吸道症状,同时继发感染传染性胸膜肺炎引起急性死亡。病理变化主要体现在:肝脏、脾脏表面布满白色坏死结节;扁桃体出现溃疡;肺脏呈水肿、有出血点;表现神经症状的哺乳仔猪脑膜充血、水肿。

 2 妊娠母猪后期流产                     3 产房仔猪整窝死亡

   

 4 扁桃体发生溃疡,出现坏死            5 肝脏表面布满白色坏死灶

2.     猪伪狂犬疫情背后的反思

造成伪狂犬疫情再次来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难道真是疫苗免疫出现漏洞?但根据伪狂犬暴发疫情猪场的流行病学调查来看,很多猪场都进行过疫苗免疫,而且免疫剂量和免疫频率也都有保证,出现这种现象分析可能存在以下两方面的原因:1. 伪狂犬流行毒株的毒力增强,疫苗产生保护力不足以抵抗强病毒入侵;2. 伪狂犬流行毒株抗原发生变异,传统疫苗不足以提供全面保护力。2012年以来,华中农大动物疫病诊断中心已陆续从临床发病案例中分离到三十多株猪伪狂犬病毒,并将其中6株猪伪狂犬病毒进行毒力测定,结果发现:临床所分离的伪狂犬病毒的毒力与国内90年代出现的伪狂犬病毒(分离株:鄂A株)毒力相当,无明显差异。由此说明,本次流行的伪狂犬野毒相比于早前流行株(鄂A株)毒力并没有明显增强。

因此,更多的怀疑聚焦在当前伪狂犬流行毒株是否发生变异,从而导致疫苗保护力失效。这种猜测随后也被得到证实。华中农大、中国农大、南京农大、吉林大学、中国动物疫病控制中心、国家兽用药品研究中心、上海兽医研究所、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山东农大等9家国内科研单位都相继研究报道证实,猪伪狂犬病开始出现新一轮流行,且发生于伪狂犬疫苗(Bartha-K61株)免疫猪群。后续进一步研究表明,传统伪狂犬疫苗(Bartha-k61株)针对当前流行的伪狂犬病毒已不能提供有效的保护,主要是因为当前伪狂犬流行毒株已经发生变异。

3.     猪伪狂犬疫情再次流行的真正原因

为了进一步验证伪狂犬野毒是否发生变异,华中农大动物疫病诊断中心将临床分离伪狂犬野毒进行基因测序分析,结果显示,当前分离流行毒株在TKgBgCgE等基因发生了多个碱基的标志性突变和连续性缺失,这些突变和缺失有可能导致流行毒株的毒力或抗原发生改变,这或许是当前猪伪狂犬病再次流行的真正原因,不过这还需要进一步的试验数据来验证分析。

猪伪狂犬病毒进化树分析显示,当前流行的伪狂犬病毒处于亚洲亚群的分支上,为亚洲流行毒株进化而来,而以Bartha毒株为代表的欧美毒株处于欧美亚群的分支上,两者处于完全不同的水平分支上,亲源关系相差较远。相反,鄂A毒株(HB-98株的亲本毒株)与当前流行伪狂犬病毒同属于亚洲亚群,处于相同的进化分支,亲源关系最近,同源性为99%

分析造成此次疫苗免疫猪群再发伪狂犬病的原因,排除疫苗免疫失败和存在免疫漏洞,主要还是在于当前流行伪狂犬病毒为亚洲变异毒株,传统经典疫苗(Bartha-K61株)已失去全面保护力。传统经典疫苗(Bartha-K61株)局限性主要体现在以下3个方面:

1.通过毒株基因测序分析和分子遗传关系分析证实,当前流行的伪狂犬病毒属于亚洲亚群,以Barhta-k61为代表的疫苗毒株属于欧美亚群,两者同源性只有93%-95%,亲缘关系相差较远。

2.传统疫苗毒株(Batha-K61株)存在一定安全隐患,因未缺失主要毒力基因TK,存在毒力返强风险。虽然还未进一步证实伪狂犬疫情再流行是否是因为传统毒株Bartha-K61在高强度、高频率免疫下发生毒力返强,但也不排除这样的可能。

3.常规免疫不能阻止野毒感染,细胞免疫在抗PRV感染中具有重要作用,虽然传统疫苗可以产生较高的血清抗体,但这与保护力的高低并不成正相关。

6 猪伪狂犬流行野毒基因组学分析(伪狂犬gE基因多序列比对分析)

(引自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疫病诊断中心分析数据)

7 伪狂犬流行毒株gC基因的进化树分析

(引自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疫病诊断中心分析数据)

8 伪狂犬流行毒株gE基因的进化树分析

(引自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疫病诊断中心分析数据)

4.     伪狂犬传统疫苗保护力的有限性

20世纪50年代,国内首次报道猪伪狂犬病的暴发流行,Bartha-K61疫苗在20世纪70年代从匈牙利被引回中国用于伪狂犬病的防控。国内率先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焕春开展伪狂犬病毒的分离鉴定,并成功研制出基因工程疫苗(HB-98株),提出了伪狂犬病的根除计划。随着伪狂犬疫苗的应用,从90年代到2011年,国内80%的猪群在接种Bartha-K61疫苗后伪狂犬病基本得到控制。然而,从2011年开始后,很多规模化猪场在接种伪狂犬疫苗后的猪群中暴发流行伪狂犬病,在暴发流行的第一个月时间,流行区域50%的样品检测gE野毒抗体都呈阳性,且引起新生仔猪出现神经症状而急性死亡。

同时,上海兽医研究所童光志研究员研究发现,Bartha-K61免疫猪群产生的血清抗体不能完全中和最新流行毒株HeN1,攻毒保护性试验结果表明,对于传统野毒(SC株)的攻击,Bartha-k61可以为免疫动物提供100%的保护力,而对于最新流行毒株HeN1Bartha-k61提供的保护力只有50%。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仇吉华课题组研究表明,从Bartha-k61免疫猪群中分离到的伪狂犬变异毒株(TJ株),其毒力和致病性发生改变,免疫保护试验结果显示,Bartha-k61的免疫保护力仅为33.3%。南京农大姜平教授课题组研究发现,Bartha-k61免疫猪群产生针对新分离毒株ZJ01的中和抗体水平较低,经新分离毒株ZJ01攻毒后,Batha-k61免疫猪群均表现出抽搐、共济失调等神经症状。吉林大学课题组研究进一步证实,当前伪狂犬流行毒株在gEgBgC基因片段上发生较大变异(2.3%2.7%7.6%),系统进化树分析结果表明,Bartha-k61毒株与国内伪狂犬流行毒株的亲缘关系较远,两者处于不同进化分支上,这也为解释国内Bartha-k61免疫猪群出现伪狂犬暴发与流行提供了科学依据。综上研究结果表明,对于当前流行的伪狂犬野毒,传统疫苗(Bartha-k61株)已不能提供全面而有效的保护力。

5.      猪伪狂犬疫苗免疫方案的制定与疫病净化

疫苗免疫是防控猪伪狂犬病毒病的唯一手段,加强生物安全措施,及时调整疫苗免疫策略,阳性种猪的检测淘汰与阴性后备猪的扩群,逐渐降低猪场伪狂犬野毒阳性感染率,以达到伪狂犬病的净化目的。

5.1有效疫苗的选择

目前市面上有不同种类的伪狂犬疫苗:1.HB-98株为代表的猪伪狂犬基因工程疫苗,2.以传统Bartha-k61为代表的猪伪狂犬弱毒疫苗,3.伪狂犬灭活疫苗(鄂A株)。猪伪狂犬病的免疫防控以细胞免疫占主要,因此,应优先选择猪伪狂犬活疫苗。以HB-98株为代表的猪伪狂犬基因工程疫苗属于TK-/gG-/gE-三基因缺失疫苗,来源于中国地方毒株,针对性强;人工定向缺失主要毒力基因TK,安全性好;缺失gG基因,提升细胞免疫优势明显;缺失gE基因,可区分野毒与疫苗毒,用于伪狂犬病的净化。研究发现,对于伪狂犬野毒阳性感染场或受威胁场,为减少散毒、减轻症状,猪群应选择不同的疫苗(即活疫苗和灭活疫苗同时使用),活疫苗和灭活疫苗免疫种猪,活疫苗免疫仔猪《猪病学》(第九版)。近年来,通过临床应用研究也发现,伪狂犬活疫苗(HB-98株)与灭活疫苗(鄂A株)的结合使用在伪狂犬发病场和阳性感染场确实取得了显著临床应用效果!

5.2免疫方案的制定

针对当前流行的猪伪狂犬病毒,建议首选亲缘性关系近、同源性高(99%)的猪伪狂犬疫苗:活疫苗科卫宁(HB-98株)和灭活疫苗科威宁(鄂A株)。受威胁场或伪狂犬野毒阳性感染场建议强化免疫,根据猪场伪狂犬发生情况,制定不同的免疫方案。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疫病诊断中心联合武汉科前生物股份有限公司通过长期跟踪处理国内伪狂犬问题猪场,针对猪群伪狂犬不同感染情况,提出了全面有效的伪狂犬防疫方案与转阴计划,在快速控制伪狂犬疫情,降低猪群阳性感染率等方面获得了大量成功经验。伪狂犬免疫防控方案与转阴计划主要针对以下三种情况:1.威胁场:母猪群gE抗体阳性率≤30%(见表1);2.不稳定场:母猪群gE抗体阳性率30%(见表2);3.发病场:发病场紧急防控(见表3)。

1 “母猪群gE抗体阳性率≤30%(威胁场)”免疫方案

生产阶段

免疫方式

剂量

生产母猪

(“3+2”免疫)

1年普免3次科卫宁(HB-98株)

1头份

产前30-35天跟胎免疫科威宁(鄂A株)

2ml

后备母猪

(“1+1”免疫)

配种前8周:科卫宁(HB-98株)+科威宁(鄂A株)

1头份+2ml

一边一针

配种前4周:科卫宁(HB-98株)+科威宁(鄂A株)

商品仔猪

(“2+1”免疫)

1日龄滴鼻科卫宁HB-98株)

1头份

35-42日龄肌注科卫宁HB-98株)

1头份

70-80日龄肌注科威宁(鄂A株)

2ml

2 “母猪群gE抗体阳性率≥30%(不稳定场)”免疫方案

生产阶段

免疫方式

剂量

生产母猪

(“1+1”免疫)

强化免疫:1.科卫宁(HB-98株)+科威宁(鄂A株)

2.间隔1个月,科卫宁(HB-98株)+科威宁(鄂A株)

1头份+2ml

一边一针

生产母猪

(“3+2”免疫)

1年普免3次科卫宁(HB-98株)

1头份

产前30-35天跟胎免疫科威宁(鄂A株)

2ml

后备母猪

(“1+1”免疫)

配种前8周:科卫宁(HB-98株)+科威宁(鄂A株)

1头份+2ml

一边一针

配种前4周:科卫宁(HB-98株)+科威宁(鄂A株)

商品仔猪

(“2+1”免疫)

1日龄滴鼻免疫科卫宁HB-98株)

1头份

35-42日龄肌注科卫宁HB-98株)

1头份

70-80日龄肌注科威宁(鄂A株)

2ml

3 “发病场紧急防控(发病场)”免疫方案

生产阶段

免疫方式

剂量

生产母猪

(“1+1”免疫)

紧急免疫:1.科卫宁(HB-98株)+科威宁(鄂A株)

2.间隔1个月,科卫宁(HB-98株)+科威宁(鄂A株)

1头份+2ml

一边一针

生产母猪

(“4+2”免疫)

第一次:科卫宁(HB-98株)

第二次:科卫宁(HB-98株)+科威宁(鄂A株)

第三次:科卫宁(HB-98株)

第四次:科卫宁(HB-98株)+科威宁(鄂A株),间隔3个月,交替进行。

1头份,

1头份+2ml

(一边一针)

后备母猪

(“1+1”免疫)

配种前8周:科卫宁(HB-98株)+科威宁(鄂A株)

1头份+2ml

一边一针

配种前4周:科卫宁(HB-98株)+科威宁(鄂A株)

商品仔猪

(“2+1”免疫)

不稳定阶段:新生仔猪出生当天肌注科卫宁(HB-98株)

2头份

疫情稳定后(“2+1”免疫):

1日龄滴鼻免疫科卫宁(HB-98株)

1头份

35-42日龄肌注科卫宁HB-98株)

1头份

70-80日龄肌注科威宁(鄂A株)

2ml

5.3 疫病净化细则

猪伪狂犬病控制的最终目标是净化与根除,主要有4个步骤:1.本底调查阶段,了解猪群的免疫情况和野毒感染情况;2.强制免疫阶段,“检测-分群-免疫-检测”,逐步淘汰和缩小阳性猪群;3.净化清除阶段,当猪群猪伪狂犬病野毒感染率5%时,全群逐头猪进行淘汰;4.净化后的维持阶段,每半年进行一次检测,确保净化猪群的健康状态。

小结

在当前流行的伪狂犬疫情威胁下,调整免疫策略,探寻一种有效的猪伪狂犬防控方案,选择针对性强、安全性好、细胞免疫水平高的伪狂犬活疫苗(HB-98株),同时结合使用同源性高、安全性好、体液免疫水平高的猪伪狂犬灭活疫苗(鄂A株),加强猪群疫苗免疫,以减少阳性猪群的排毒量、减轻临床症状、降低猪群阳性感染率,逐步达到疫病净化目的。

参考文献:

[1]赵德明,张仲秋,沈建忠等,猪病学(第九版)[M].北京:中国农业大学,2008: 465-480

[2] Gua ZQDong JWang JC etalA novel inactivated gE/gI deleted pseudorabies virus (PRV) vaccine completely protects pigs from an emerged variant PRV challenge[J].Virus Research201519557–63.

[3] Wu RBai CYSun JZ etalEmergence of virulent pseudorabies virus infection in Northern China[J].Journal of veterinary science201314(3)363-365.

[4] An TQ Peng JM Tian ZJ etalPseudorabies Virus Variant in Bartha-K61–Vaccinated Pigs, China, 2012[J] Emerg Infect Dis201319(11)1749-55.

[5] Yu XLZhou Z Hu DM etalPathogenic Pseudorabies Virus, China, 2012[J]. Emerg Infect Dis201420(1)102–104.

[6] Luo YZLi NCong X etalPathogenicity and 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of a pseudorabies virus variant isolated from Bartha-K61-vaccinated swine population in China[J]. Veterinary Microbiology20141-2174):107–115.

[7] Wang YBQiao SLLi XW etalMolecular epidemiology of outbreak-associated pseudorabies virus (PRV) strains in central China[J]. Virus Genes June2015350):401-409.

[8] Wu TFei LZheng H etalEmergence of a Pseudorabies virus variant with increased virulence to piglets[J]. Veterinary Microbiology20153-4181):236–240.

[9]Wang CHYuan JQin HY etalA novel gE-deleted pseudorabies virus (PRV) provides rapid and complete protection from lethal challenge with the PRV variant emerging in Bartha-K61-vaccinated swine population in China[J].Vaccine 201432(27)3379-85.

[10] Hu RMZhou QSong WB etalNovel pseudorabies virus variant with defects in TK, gE and gI protects growing pigs against lethal challenge[J].Vaccine20153343):5733-40.

发布时间:2016-06-29 浏览次数:3615
公司主页:http://www.kqbio.com/    武汉科前动物生物制品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1010657号-1  点击次数:1199754